胡律师:13306647218

公平原则的要求是什么意思{公平责任原则不再以同情弱者为主要导向}

时间:2021-07-09 16:58:16

原标题: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改判发布信号:

公平责任原则不再以同情弱者为指导

法治周末记者赵晨曦蒋冰

房客在酒店跳楼,酒店应该负责吗?应该赔偿吗?最近二审改判的一个案例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启示。

二审推翻了一审判决

无论如何,小丽(化名)的父母无法接受孩子就这样结束生命。

2018年7月,小丽入住珠海银某酒店,随后从所住房间跳楼自杀。小丽的父母认为酒店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于是广东省向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起诉银某酒店及其品牌授权人,要求银某酒店及其品牌授权人连带赔偿人民币269,788.8元。

银某某酒店回复称已尽到应尽的责任,小丽的死亡是她自己的行为,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小丽自杀结束生命,完全是她的个人行为,完全是她的过错;作为酒店经营者,银某某酒店及品牌授权方在小丽入住酒店时已进行了登记入住,小丽入住后锁门是不可预见的。

虽然一审法院认为,银某酒店及品牌授权人对小丽坠楼死亡并无过错,但考虑到酒店这一公共场所的管理者和营利者对保障居民的安全负有更大的义务,根据公平原则,银某酒店及品牌授权人最终决定赔偿小丽父母5万元。

因此,银某某酒店无法接受,上诉变更银某酒店及品牌授权方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的判决。

经审理,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经查明,小丽自杀系其个人主动追求死亡结果所致,银某酒店及品牌授权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对一审法院因适用公平原则要求银某酒店及其品牌授权人共同赔偿小丽父母5万元的判决不予认可,并强调小丽自杀已经预见到自己死亡的结果。因此,一审法院不应加重酒店的义务,银谋酒店及其品牌授权人没有任何过错。相反,这样的判决违反了社会公平正义,是适用法律的错误。最终二审判决银某酒店及品牌授权方无需赔偿小丽父母。

公平责任原则

房客在酒店房间自杀,这种情况以前也发生过。《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作为酒店方,即使没有责任,在司法实践中也往往难以逃脱赔钱的命运。

2013年,深圳也发生了类似的案例。

2013年5月4日,25岁的青年郑晓谋入住深圳乐瞳商务酒店。酒店服务员发现郑晓某房间有烟冒出后不久,就敲门问道。没有人回答后,酒店工作人员强行破门而入,发现此人已经倒在楼下,于是报警称,一名顾客跳楼自杀。经过调查,警方排除了他杀的可能,出具了没有犯罪的证明。

但随后,郑晓谋的父亲郑以郑晓谋是酒店消费者,酒店未尽到保护消费者人身安全的义务为由,向龙岗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酒店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根据现场情况和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认定该酒店不存在过错行为,驳回了郑的全部诉讼请求。郑随后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可龙岗法院的事实。但最终,根据公平原则,他决定酒店赔偿死者家属几万元。

公平原则是中国民法的基本原则之一,在中国民法中

例如,在被害人无力赔偿或者没有被害人的情况下,如果被害人提出请求,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受益人的受益情况和经济状况,责令受益人给予适当赔偿。

但是,刘俊海强调,公平责任原则虽然是我国民事责任领域的一项独立归责原则,但其适用具有互补性,即过错责任原则、无过错责任原则和公平责任原则的适用具有层次性。“因此,只有在不能适用其他归责原则确定责任或者适用其他归责原则会产生不公平后果的情况下,才能适用公平责任原则。”

应谨慎适用公平责任原则

由于公平责任原则具有一定的灵活性,这也使得法官在司法实践中具有更大的自由裁量权。

之所以在类似案件中,很多法院会根据公平责任原则判决酒店给予适当赔偿,在刘俊海看来,主要有以下两个原因。一方面,租客的死亡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后果;另一方面,根据法律规定,公平责任原则适用的“实际情况”包括对当事人经济状况的判断。正常情况下,酒店的经济状况明显好于死者家属,租客在酒店住宿期间死亡。法官会根据公平责任原则结合实际情况和道德判断作出判决。

受“强势”、“弱势”、“人文关怀”等传统观念的影响,法院通常要求酒店在此前类似案件中按照公平责任原则给予无过错赔偿。

“与诚实信用、平等自愿等其他原则相比,公平原则的内涵更加丰富,应当谨慎适用。”小丽案二审法院、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人民法院法官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只有在其他法律原则和规则不适用的情况下才适用,未能平衡各方利益,显然会违背社会公平正义。

谭强调,适用公平原则的条件之一,是当事人意思表示超出预期。在这种情况下,当事人在自杀时已经预见到死亡的严重损害,因此不应以公平责任原则来平衡。

人道主义赔偿不能由法院决定

“二审判决完全是从法律角度分析考虑的。”对于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刘俊海表示理解,单从法院判决来看,这样的结果更加严谨公正,一些类似的判决使得法理更加合理。

以小丽的情况为例,刘俊海指出,小丽入住时酒店已经查验了她的身份,酒店内的相关设施也符合国家标准。此后,小丽锁门自杀完全是她自己的行为,酒店很难预测和避免。如果酒店在完全不负责任的情况下被判承担部分赔偿责任,会受到司法公正的质疑。

刘俊海认为,珠海中院二审判决释放了一个信号,即在此类人身损害案件中,同情弱者的传统思想不再是主要导向,而是充分实现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对今后此类案件的司法实践可能具有指导意义。

从合理的角度来看,刘俊海指出,目前一些酒店虽然窗户离地高度符合相关标准,但并没有安装可以限制开合角度的更安全的窗户,这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为租客自杀提供了可能性。而且,从企业态度来看,消费者在酒店自杀,对死者家属给予适当的经济慰问也有助于树立企业形象。

“但是,这种适度的经济补偿并不是补偿。不应该由法院直接决定,而应该由企业自己决定。”刘俊海强调。

编辑: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