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什么是合同法的公平原则,法院依职权调整过高违约金的正当性考量

时间:2021-07-06 20:51:31

[案例]

2015年4月,原告某物流公司与被告胡签订合同。合同约定,胡将以物流公司名义调用自购汽车从事经营活动;胡每年向物流公司支付管理费5000元;物流公司代其办理附属车辆的保险和年审;一方违约,应向守约方支付违约金2万元。此后两年,胡按照合同约定向物流公司支付了管理费。2018年4月,胡某未支付当年管理费,5月,物流公司起诉法院,要求胡某支付所欠管理费并支付违约金2万元。被告人胡某未到庭参加诉讼。

[分歧]

本案违约金过高,但胡未到庭参加诉讼,未申请调整违约金。法院能否根据职权主动调整过高的违约金?对此,有两种不同的看法:

第一种观点认为,法院不应主动调整违约金。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约定的违约金低于或者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只有当事人向法院申请调整时,法院才能调整。本案中,胡并未提出该申请,故法院无法对其进行调整。

第二种观点认为,法院可以调整违约金。合同法虽然没有明确规定法院可以主动调整违约金,但也没有明确禁止。因此,法院在审理一起案件时认为,合同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超过了造成的损失,有可能按照普通的约定调整违约金,以合理确定合同当事人的权利义务。

[评估]

作者同意第二种观点,理由如下:

1.违约金应该平衡惩罚性和补偿性

违约金是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不按约定履行合同义务的一方的一种惩罚,以补偿非违约方因此遭受的损失。违约金制度有助于激励各方及时、全面地履行合同义务,顺利实现合同目的。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造成损失赔偿的计算方法。虽然合同法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违约金,但并不禁止违约金的数额。根据自由而不禁止的私法原则,只要当事人就违约金数额达成自由协议,违约金条款就应当合法有效,一方违约的,应当按照约定向另一方支付违约金。但是,权利不应该被滥用,自由也不是完全不受限制和约束的,否则会侵犯他人的自由和权利。在民商事活动中,当事人对违约金的数额也应有合理程度的约定。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不按照约定履行合同义务,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害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造成的损失。本规定强调违约金的赔偿性质。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超过造成的损失而不申请法院调整,不仅会加重违约方的违约责任,恶化其财产状况,使守约方获得超过其损失的不正当利益,甚至可能促使一方为了获得高额违约金而故意引诱另一方违约, 这将成为其谋取不正当利益和背离诚实信用原则的手段,最终将破坏市场交易秩序。

2.违约金应考虑公平原则

公平是民法最根本的价值追求,公平原则是民商事活动中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之一,也是人们追求利益平衡时的价值准则和价值理念。《民法通则》第六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合理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合同法》第五条规定,当事人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一般来说,公平原则在司法实践中的适用是相辅相成的,只有在其他具体法律规则不适用、当事人利益不均衡的情况下才能适用,显然会违背社会公平正义。换句话说,适用公平原则通常意味着否认当事人先前的自由意志,这需要特别小心。因此,原则上法院应尊重当事人的自由意志,不应主动调整违约金。但是,如果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高额违约金,虽然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但违约方超过违约的严重损失的后果远远超出当事人在签订合同时的预期。如果当事人机械地遵循合同而不进行调整,就会导致实质上的不公平结果,严重失衡合同当事人的权利义务,甚至造成一方在生产生活中陷入困境。

3.法院根据职权调整超额违约金的适当考虑因素

当事人处分自己的实体权利和程序权利是原则,而法院应主动调整过高违约金属的例外,这必须有合理合法的考虑。也就是说,在一个案件中,如果合同约定的过高违约金会对当事人的权益产生明显的实质性影响,而被告未到庭进行抗辩或提起反诉,如果法院简单地按照合同约定进行处罚,案件处理结果显然会偏离社会公众的普遍认知和简单的社会公平正义理念,难以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在这种情况下,法院可以通过适用普通条款调整过高的违约金,以平衡各方利益,这是法院依职权调整过高违约金的适当考虑因素。

本案中,虽然车辆扣押合同约定违约金为2万元,但胡在物流公司起诉时距离管理费(约833元)仅差两个月,违约行为并未给物流公司造成其他损失。胡未到庭参加诉讼,也未对过高违约金提出有效抗辩。如果他严格遵守合同,胡将承担过多的惩罚性责任,而物流公司则获取了过多的利益,这严重背离了惩罚性和补偿性违约金制度的初衷,违背了社会公平正义的理念。基于此,法院根据公平原则,兼顾合同履行,将违约金调整为所欠金额的30%,即250元,有效平衡了双方利益。

(作者单位:重庆市巴南区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