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合同法公平原则的标准是什么【最高院判例:合同条款显失公平的认定标准】

时间:2021-07-13 17:43:29

相关法律法规:

《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二款:订立合同明显不公平的,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

《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一条:当事人一方利用对方处于危险之中、缺乏判断能力的情形,致使民事法律行为成立时明显不公平的,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72条规定:“一方利用其优势或者利用对方经验不足,致使双方权利义务明显违背公平和价值平等原则的,可以视为明显不公平。”

最高院判例:合同条款显失公平的认定标准

法律实务总结:

北京市戚颖律师事务所房地产专业律师结合最高人民法院经典案例及相关法律理论,对法律实践中如何认定合同条款显失公平进行了分析探讨。

目前,虽然我国法律规定,如果订立的合同显失公平,受损害方有权请求撤销,但对合同显失公平的具体认定标准没有明确规定,法律实践中也没有统一的判断规则。

首先,认定合同条款明显不公平的标准应包括主观方面和客观方面。主观上要求合同一方利用其优势或利用对方考虑不周、经验不足,违背对方真实意愿;客观上,合同中双方的权利义务明显违反了公平、等价有偿的原则。

其次,在具体认定时,要注意区分商事合同和一般民事合同。商业合同当事人作为从事商业活动的经营主体,一般具有必要的商业理性和谈判实力,有能力理解合同项下的利益关系是否均衡,也有能力承担合同利益分配项下的风险。因此,在认定商业合同中是否存在明显的不公平条款时,必须慎重,除非合同中存在一方“利用其优势或利用另一方缺乏经验”的明显情形,且受害方订立合同时的意思表示不真实、善意。在消费合同、劳动合同等一般民事合同中,为了保护消费者和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由于合同当事人之间经济地位和信息控制的差异,可以适当推定消费者和劳动者处于弱势地位,可以客观认定合同明显不公平,对消费者和劳动者明显不利。

最高院判例:合同条款显失公平的认定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典型案例:

基于合同显失公平的合同解除权在裁判要旨:是否成立,应从主客观两个要件进行考察认定:一是主观上,一方是否利用了另一方处于危险之中、缺乏判断能力等情形。使对方可以违背真实意思订立合同;二是客观上是否造成支付方式和支付待遇严重失衡或当事人利益严重失衡。

案例索引:(2019)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第760号民事判决书

裁判理由: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西藏众泰公司与刘武城投公司签订的《收购协议》是否可以撤销。

西藏众泰公司声称《收购协议》的签约是乘人之危,结果明显不公,要求取消。因此,西藏众泰公司的合同解除权是否成立,应从主客观两个要素进行考察认定:一是主观上,一方是否利用对方处于危险之中,缺乏判断能力的情况,使对方违背真实意思订立合同;二是客观上是否造成支付方式和支付待遇严重失衡或当事人利益严重失衡。

就主观要件而言,首先,西藏众泰公司因自身资金链断裂无法清偿高额债务,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引发多起集体上访,影响了社会稳定,危及债权人利益,是本案《收购协议》的直接原因。西藏众泰公司表示,当时资产雄厚。2015年底,政府借钱解决农民工探亲问题,可以推动项目建设,没有事实依据。与《2016年度财务尽职调查专项审计报告》、《收购意向书》所述情况相反,我院拒绝受理该函;其次,《2015年度第八次党工委会议纪要》 《拉萨市第九次信访专题会议纪要》表明,如果西藏众泰公司能够自行解决债务危机,则不需要进行收购,如果无法自行解决问题,则由刘武城投公司进行收购。在此过程中,没有证据表明刘武城投公司利用所谓的“优势地位”强行收购。收购价格虽然定义为“成本价”,但其出发点仍然是“议”,说明西藏众泰公司与刘武城投公司签订《收购协议》是在平等协商的基础上进行的;第三,《拉萨城市广场证件交接单》显示西藏众泰公司于2015年12月30日将相关证照交由刘武城投公司保管,交割单本身并未说明原因,无法证明刘武城投公司收取西藏众泰公司证照的行为是为了强行收购项目而故意为之。西藏众泰公司虽主张公章应同时没收,但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也未否认股东会、董事会、《收购意向书》、《收购协议》决议上的公章为自盖。目前所查明的事实不能得出刘武城投公司为谋取不正当利益,使对方违背真实意思订立合同的结论。

就客观要件而言,交易中当事人的利益失衡经常发生,而这种失衡往往是当事人应当承担的正常交易风险。只有当利益失衡超出了社会正义理念所能容忍的限度,破坏了正常人所具备的道德标准时,法律才应该介入。合同解除权中的显失公平,是指一方当事人出于真实意思不签订合同,另一方当事人获得不正当利益而导致的利益失衡,而不仅仅是价格和价值的差异。本案不存在违背真实意思签署《收购协议》的情形,也不存在明显不公平的前提条件,之前已经认定,不再赘述。单从购买价格来看,双方一致认为最终购买价格符合双方的合同约定,并不违反基于第三方评估结果的公平合理原则。首先《收购意向书》写明“收购前,甲方聘请专业机构进行审计、资产评估、成本评估,双方参照报告结果约定收购价格”。西藏众泰公司、刘武城投有限公司作为委托方,分别与河南金鼎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成都冠城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签订委托评估协议。即使西藏众泰公司声称评估机构是由刘武城投有限公司选定的,《收购意向书》单方面委托的约定和共同委托的事实行为都表明西藏众泰公司认可该评估机构。现西藏众泰公司以评估报告为单方委托,不反映资产真实价值为由申请司法鉴定,本院不予认可。其次,成都冠城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房地产估价咨询报告》,虽然资产评估总值为6.08亿元,但也写明中泰城市广场在建部分已设定抵押,该部分欠大部分工程款。评估结果未考虑应付工程款和抵押对其价值的影响。但河南金鼎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出具的《拉萨中太城市广场工程中期结算审核报告》称,涉案项目工程款结算审计金额为

因《收购协议》不符合依法可撤销的构成要件,西藏众泰公司撤销《收购协议》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西藏众泰公司要求返还对方财产的上诉请求,由于涉及《收购协议》的案件未被撤销,不存在返还的前提,该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根据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最高院判例:合同条款显失公平的认定标准